夏祭霏

希望有吃SSHP的同好来勾搭我QAQ,常年在坑里。
互粉私信我就可以啦~
通常出没时间在十二点左右

Go Against the Stream - Part 9

Part 1 点我


于是那两套黑色的礼服就被他们弃置不顾了。莉莉始终不愿意告诉他们自己买了件什么样的礼服,哈利和斯内普也没有刨根问底的习惯,也就没有追求。哈利小声咬斯内普的耳朵:“西弗勒斯,你找到舞伴了吗?”

斯内普摇了摇头,他瞥了一眼哈利,又转移了视线,

哈利恨铁不成钢地用胳膊肘戳了戳斯内普,示意他赶紧去问问莉莉,虽然自己不能撮合他们两个,但是显然莉莉和詹姆斯现在还没开始谈恋爱,作为朋友邀请莉莉,也不是不可以。

斯内普的脸沉了下来,他干脆扭头不看哈利了。哈利这下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斯内普怎么突然对莉莉失去了兴趣。而斯内普则在心里嘀咕:真是个傻子。

哈利实在是想不到到底邀请谁做他的舞伴,斯内普则是对此毫无兴趣,好在他们两个都不是勇士,不用开场领舞,所以即使没有舞伴,也不至于太丢脸。舞会开场之后,哈利和斯内普就找了一个角落窝着吃甜点了。

哈利意外地发现莉莉的舞伴是卢平,但后来也能理解,毕竟卢平温柔又体贴,之前联系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一起跳过了,估计合作得不错,所以才凑在一起。哈利坏心眼地把目光移到斯内普身上:“要不我们也来跳一段?”

这个提议显然不得斯内普的欢心,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撇了一眼哈利就把目光重新放回舞池。可哈利哪有那么容易就放弃,他伸手把斯内普一把拉起来,拖着他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毕竟两个男生跳舞,怎么都解释不清。他笑眯眯地说:“看在你舞步不熟练的份上,我就委屈一下,跳女步好了。练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来舞会上跳上一曲的嘛?”

于是不由斯内普拒绝,哈利硬是让斯内普搂着自己的腰,两个人一起随着音乐缓缓起舞。

树影婆娑,月色皎洁,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哈利像是恶作剧一般的动作却让让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了明显的不同。明明是一样的人,一样的举动,这个舞步他们在宿舍里练习了很多遍,哈利却从没觉得这个动作会让人觉得如此煽情。出于尊重,跳舞的时候通常会看着对方的眼睛,或许是气氛太好,也可能是哈利自己沉溺于自己跳的女步,他觉得自己沉溺进了斯内普看似淡漠的眼神里。

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哈利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试图想让自己清醒一些,不料斯内普手上突然用力,让哈利的脚步乱了,慌乱之中踩了斯内普好几脚不说,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也缩近了一大截,哈利下意识地将手抵在了斯内普的胸前,避免两个人靠得太近,然而效果甚微。他们的目光早就纠缠在了一起,连鼻息似乎都混为一体。

一曲结束,人们的交谈声才将两个人拉回现实。哈利借口自己去拿饮料,离开了角落,实则为了掩饰自己脸上不正常的潮红。而斯内普背过身,抬头望向今天的月亮,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胸膛里这颗心脏跳得到底有多快。

过了好一会,斯内普等到自己不再那么激动的时候,才慢慢踱步回到了舞厅里。这时的音乐已经又当红的魔法乐队接了过去,所有人都开始狂欢,不再是缓慢的交谊舞,而是放开手脚随着音乐的节奏放肆蹦跶。这时候有没有舞伴,似乎就没那么重要了。

斯内普看不到哈利,只知道他大约就在这人群里,斯内普对于这样的活动没什么兴趣,干脆就坐在一边等待今晚的舞会结束。虽然对于强制性要参加这样的舞会,斯内普表示很不高兴,但是想到今晚月色迷蒙下的人,他又觉得有些愉悦。

哈利和莉莉都是放得开的人,两个人在舞池里显然都很尽兴,直到舞会快要结束了,他们才从舞池里走了出来,哈利的外套已经被他挂在了手臂上,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

“玩得开心吗?”斯内普扫了他们一眼,脸上没有显露出什么。

哈利已经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他耸了耸肩,深呼吸:“这感觉真是太棒了,在霍格沃兹我从没玩得这么尽兴过!”

斯内普指了指哈利身后的钟:“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宿舍吧,等会就要熄灯了。”

他们这才意识到时间又多晚,于是互相道了晚安,便离开了。哈利跟在斯内普身后,走廊上空荡荡的,毕竟还有许多学生想要在舞池里呆到最后一刻。两个人的独处就让哈利想到他们刚刚可以称之为亲密的接触,让他不禁有些局促不安。斯内普倒是一路上都没回头,甚至连一句话都没和哈利说。不知为何,这反而让哈利松了一口气。

——可能斯内普也累了吧。

哈利这么想着,毕竟他之前不觉得,现在突然安静下来,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仿佛被灌了铅一样沉重,连走回宿舍都那么遥不可及。

于是他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趴在了床上。

“去洗澡。”斯内普无奈地看着在床上耍赖的人,明明跳舞的时候出了汗,现在还直接往床上躺。

“我想哈利需要一个‘清理一新’。”舍友也回来了,他们也一脸疲倦,所以干脆给自己一个清理咒,省了不少麻烦,“真是太累了。”

哈利正想摸过自己的魔杖给自己来一个清理一新,最好还能让睡衣自己走过来套在身上,斯内普就挥动魔杖替他做完了他想做的事。

“谢谢,西弗勒斯。”哈利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果然生活在一起四年,斯内普对于他偶尔犯懒的性格也有了了解,真是太棒了。

斯内普倒是没有说话,他环抱着手臂,就这么打量了哈利一会,然后也将自己清理一新之后,钻进了被窝,哈利只听到他那仿佛晨雾一般的“晚安”。

斯内普这样的举动让哈利摸不着头脑,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也没有心思去琢磨斯内普这样的原因,钻进被窝,和室友们道了晚安之后也就睡了过去。一夜好梦。

之后几天都没什么大事,直到第二轮比赛的开始。

和上一次差不多,这一次的比赛似乎也是在水下,不过这一次勇士们“最重要的人”都没有被捉走,只是出现了面色铁青,身体僵硬的症状。似乎和宝箱里的提示有关,所有的勇士还是得在水中找到解药的材料,并成功配置出解药,才能救回他们“最重要的人”。

由于比赛在水下,这场比赛依旧是看不到比赛过程的。哈利挑了挑眉,这样算来,这次的三强争霸赛里没有一场比赛是可以安安静静围观的,上次和火龙的决斗好歹还是公开的……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拉文克劳德学姐先抱着一大把材料出现在水面,其次是德姆斯特朗的勇士,又过了一会,布斯巴顿的勇士才脸色苍白地出现了。接下来就是解药的配置,这些材料哈利都在高年级的课程里看到过,有草药学的内容,也有魔药课的内容,神奇生物课的也有,很考验应用能力和应变能力了。

然而突然,两位女勇士突然都停下了动作,又反复翻看自己的材料,最后发现都少了几份材料,难道他们遗漏了什么东西?

拉文克劳的学姐立刻向邓布利多提问,结果邓布利多只说了:“材料是全的。”就没有更多提示了。德姆斯特朗的勇士没有什么动作,显然他的材料目前还没问题。于是拉文克劳德学姐和布斯巴顿的勇士相视片刻之后达成了共识,他们比对了一下自己拥有的材料,发现确实有彼此需要的材料,于是他们进行了交换。

德姆斯特朗的勇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材料也是缺少的,但他并不想交换材料,因为他发现自己缺少的那一门材料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他所拥有的材料足够让他配出一份完美的解药。

既然他不愿意,那只能由两位女士共享他们的材料,总好过让自己的重视的人受伤来的好。

等到那几个被参赛者喝下解药之后,布斯巴顿和霍格沃兹的学生脸色明显好看了很多,只剩下身体还有些凉,应该是材料不够的原因。德姆斯特朗的学生确实配置出了一份完美的解药,他的朋友喝下解药之后逐渐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这时,邓布利多也拿出真正的解药让被参赛者喝下,以确保之前的药剂不对他们产生副作用。然后他解释道:“三位勇士的材料是根据第一轮的排名给的,第一名材料充足,足以配出一份解药,但要是有另外两人所多余的材料,药效更好。”

不过当分数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子就青了,三强争霸赛,不单单比的是学生们应对困难时的处理能力,更多的是对于敌人,也要有一定的底线。更何况三位勇士本不是敌人,只是对手而已。

哈利想起自己救起芙蓉的妹妹之后获得的加分,也就明白了这个项目的含义。于是在这个项目里,霍格沃兹的勇士获得了第一名,布斯巴顿的勇士位于第二,而德姆斯特朗的勇士则位于第三。

Part 10点我

----

暂且唠叨一句,最近开学了实在是太忙了orz除了每周的作业,还有网上的题

我还有艺术课,学习是我秃头

忙到我游戏都不打【。

让我努力努力,赶紧写完这篇,list了一堆脑洞一直没时间写……啥时候我才能放假啊嘤嘤嘤



评论(4)
热度(39)

© 夏祭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