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祭霏

希望有吃SSHP的同好来勾搭我QAQ,常年在坑里。
互粉私信我就可以啦~
通常出没时间在十二点左右

始料未及

重度OOC,请慎入

斯内普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发奇想,将一只在墙角瑟瑟发抖的黑猫捡了回来。他头疼地看向眼前试图将自己团成一团的小毛球,无可奈何地思考起自己应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个生物。既然已经把它捡回来了,那就不好再将它丢出去了,招惹了人家总是要负责的。不管怎么说,看着这只脏兮兮的小猫,斯内普还是忍无可忍地先给了它一个“清理一新”,让一只一身黑泥的煤球呆在他的地窖里,是不可能的。

小黑猫的胆子很小,小到斯内普感到诧异,哪怕只是他处理魔药的声音,都足够让小黑猫“咻”地钻进家养小精灵临时为它搭造出来的小窝里,然后露出个脑袋,小心翼翼地探头张望着,确认安全之后,才会慢慢挪出小窝。

真是胆小。

或许因为是流浪猫的关系,斯内普从没有机会抱起那只十分敏感的小毛球,别说抱了,连摸上几下都是奢侈。小毛球总是敏锐地发现试图靠近它的斯内普,然后瞪着它那双碧绿的圆眼睛,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后退,耳朵都吓得折了下来,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微弱的“喵”声,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恐惧。

明明是害怕斯内普的,但是同时又不那么抗拒他。

斯内普终于放弃了主动去触碰这只警戒心很强的小奶猫了,他决定暂时把这只猫当作室友看待,提供吃的,互不打扰,这样其实也挺好的。黑猫平时都没有什么声音,只有吃东西喝水的时候才会发出些微的动静,或者它排泄完之后的气味才会昭显出这个地窖里还有另外一种生物的存在。

“西弗勒斯,听说你捡来了一只猫?”晚餐的时候邓布利多问道,斯内普没准备回答,别的教员倒是抬起了头,“是真的吗?”

斯内普的刀叉顿了顿,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带着一脸打趣地邓布利多,点了点头。

显然这件事给所有教员带了了一定的冲击,他们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虽然很快就被收了起来。这让斯内普不禁有些烦躁,不过就是捡了一只猫回来,还要在餐桌上问他这个问题么?难道在霍格沃滋的生活就这么悠闲,大小八卦都要听一下?

还是麦格教授露出了一丝担心,她迟疑片刻还是开了口:“西弗勒斯,容我提醒你,小猫都比较脆弱,尤其是失去了母亲的奶猫,你要给予它足够的关爱。如果需要什么帮助,随时可以来找我。”

“喵——”洛里斯夫人发出了一声猫叫,表示自己愿意好好教导一下小猫关于霍格沃兹的规矩。

大个子的海格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然后发出了憨憨的笑声:“斯内普教授,如果你需要关于养殖动物们的帮助,我很乐意提供帮助,虽然猫咪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但,你瞧,我也算是半个专家呢,是吧?”

斯内普觉得自己有些头大,他勉强勾了勾嘴角表达自己的感谢,梅林啊,他现在十分后悔当时冲动把猫咪捡回来了。

吃过晚餐,斯内普回到了他的地窖里,说实话他实在感觉不到现在的地窖和过去的地窖有什么区别。那只黑猫的存在感也太低了。

他刚刚这么想着,就听到了一声奶声奶气的“喵”,他低头一看,就看到那只黑猫在沙发后面露出半个脑袋,怯生生地看着他。

斯内普没有动作,就这么看着他,小奶猫似乎有了胆子,试探性地朝他挪了挪,见他没有反应,又朝前迈了几步,圆滚滚的眼睛咕溜溜地转了两下,然后一步一步试探性地挪到了他的脚边,发出了甜腻腻的叫声,还软软地在他的脚踝处蹭了两下。

有谁能对一只奶猫有抵抗力呢?哪怕是霍格沃兹里被称为最可怕蛇王的斯内普也没有办法对抗自己的本能。

他弯下腰抱起了软绵绵的小黑猫,然后露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你看看你,给我惹了多大的麻烦!”

小黑猫歪了歪脑袋,听不懂眼前的男人说了什么,它只伸出了舌头试图舔一舔自己的小鼻子,眼睛无辜地看着斯内普。斯内普还是败下阵来了,他能做什么,面对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奶猫,他还能干些什么?

小黑猫被他捧在怀里,看到他挫败的表情也不明所以,见他迟迟没有动作,它便再也坐不住了,挣扎着想要回到地上。斯内普却是起了坏心思,硬是抱着小猫不撒手。小猫挣扎了半天都没有让斯内普把它放下来,最后它憋急了,一口咬在了斯内普手上。虽然小奶猫的力气不大,但突如其来的疼痛也让斯内普被咬得措手不及,却还是稳住了没有把小黑猫给摔了。

斯内普这才悻然放下了小猫,小黑猫刚下地就用尾巴抽了一下他,然后飞快地缩回他的小窝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监视着斯内普的动作,要是他想靠近它的小窝,它就开始撕心裂肺地哀叫,让斯内普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虐待奶猫了。

鉴于这种情况,斯内普只能求助于麦格教授。麦格教授显然对于这种情况毫不意外,变幻出她的阿尼玛格斯形态来安抚这只小动物。

果然,看到模样类似于自己的麦格教授时,小黑猫似乎有了兴趣,机警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什么陷阱之后,才慢慢蹭到了麦格教授身边。麦格教授端坐在那里,看着小黑猫在他身边撒娇,“咪呜咪呜”地叫着,见她迟迟没有反应,它还迟疑了一下,决定翻出自己的小肚皮来撒娇。

麦格教授这才俯身顺了顺小黑猫头上的毛。

可能是因为小猫失去了母亲,麦格教授这样亲昵的举动让小黑猫本能地往她怀里凑,麦格教授僵了一下,还是把小黑猫圈进了怀里,以此来安抚它的不安,好歹小黑猫是过了断奶这个阶段,不然场面可能就比较尴尬了。

斯内普则化成一只蝙蝠倒挂在地窖上,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小黑猫不一会就睡了过去,麦格教授这才化成人形,她抬头看向斯内普,眼里带着几分责怪:“你上次吓到它了,本来就是失去母亲而没有安全感的幼崽,对于身边环境很敏感,西弗勒斯,你最好还是循序渐进地靠近它,让它慢慢接受你。”

斯内普默默把头藏进了翅膀里,拒绝交流。

什么?他还要顾及到小黑猫的想法?捡回来就不错了!

尽管他这么想着,还是负责任地和小黑猫保持了距离,尽力在小黑猫不想靠近他的情况下忽视那只小煤球。

小黑猫的生活突然就惬意起来了,它每天自由自在地在地窖里扑腾,完全不用在意会不会突然有一只大手把它捞起来,更不用担心有人倒着撸它的毛了。

时间久了,小黑猫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它正好也到了长身体的时候,十分不安分。动不动就上蹿下跳,还喜欢用爪子挠东西。斯内普某天回到地窖之后,就发现所有的家具都被小黑猫挠过了,尤其是那些皮质的座椅和沙发,上面布满了抓痕。

而始作俑者,正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斯内普怒不可遏,冲过去戳了戳小黑猫的头:“你给我起来!”

小黑猫迷迷瞪瞪地睁开眼,见到是自己的室友,还美滋滋地“喵”了一声,结果却被斯内普像是从冰窖里刚拿出来的声音冻得一个激灵。

“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斯内普把它捞起来,指着沙发上的痕迹,声音讲到了冰点。

小黑猫挣扎起来,它不喜欢这么被拎着,一个不小心,就一爪子挥到了斯内普的鼻子上。斯内普的鼻子上顿时出现了三道血痕。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小黑猫顿时不敢挣扎了,只抬起眼睛怯生生地望向斯内普,一副无辜至极的模样。

斯内普觉得自己忍无可忍,干脆抱着这只让人头疼的生物去找麦格教授。恰巧,邓布利多也在麦格教授的办公室。

“我亲爱的西弗,你的鼻子怎么了?“邓布利多见到斯内普怒气冲冲的模样,不禁有些诧异,然后就看到了斯内普那令人瞩目的脖子,以及他怀里那只像是焉了的小猫,顿时了然。

“这只猫我是养不下去了,可能和我八字不合吧,麦格教授,你有兴趣养着它吗?”

小猫听到这句话,发出了一声委屈的“咪——”

纵然麦格教授着实觉得这个场面有些诡异,她还是愿意照顾一只小奶猫的,尽管现在的小黑猫已经不能完全算是一只奶猫了,它长大了不少,逐渐有了大猫的模样。

斯内普的生活总算是舒适了一些,再也不用担心被那只猫崽子打扰,也不用头疼被挠坏的家具。可惜好景不长,麦格教授皱着眉头敲响了地窖的大门。

斯内普挑了挑眉:“怎么,难道那只猫崽子也给你添麻烦了?”

麦格教授摇摇头:“不是,它挺乖巧的,只是似乎离开了地窖之后完全无法适应,这几天吃得很少,睡得似乎也不太安稳,整只猫瘦了一大圈。”

斯内普皱起了眉头,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随后麦格教授把小黑猫从怀里抱出来,它果然是一副精神恹恹的模样。见到斯内普就扑腾着想要他抱一抱,斯内普只能接手过去,它就拼命勾住斯内普的袍子,小声地呜咽着。

麦格教授看得十分心疼,她看了一眼斯内普,叹了一口气:“至少在它长大之前,可能还是需要你来抚养它了,斯内普教授。”

怀里的小毛球似乎终于安定了下来,它在斯内普怀里慢慢打起了瞌睡,好不容易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之前没有熟悉的气味它不安极了。

斯内普还能说什么呢?自己捡回来的麻烦,只能自己扛着了。

或许是因为前几天离开地窖的经历,也或许是因为太久没睡好的关系,之后的小黑猫都显得很乖巧,唯一让斯内普头疼的就是小黑猫晚上总会钻到他的被子里,或者睡在他的颈边,斯内普就这件事训了它好几次,小黑猫也不挣扎不闹腾,就这么瞪着绿色的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依旧死不悔改。他也试着把小黑猫放在地方,却总能在半夜醒来之后感受到身边的毛团子。

斯内普只能投降。

自从小黑猫安分了之后,斯内普的生活也就不再那么一团糟了,他似乎找到了和小黑猫的相处之道。而小黑猫也不再那么害怕他了,反而会有事没事蹭到他脚边,还会在得到准许之后得寸进尺地跳到斯内普身上求抚摸。撒娇的小模样让人狠不下心来。

而斯内普也在某天突发奇想的情况下,捞起小毛球把它放来床上,小黑猫还不明所以,翻着肚皮歪着脑袋看着斯内普,结果斯内普伸手撸了一把它的猫铃铛。

这下小黑猫就炸毛了,猫铃铛能随便摸吗?当然不能!他立马挣扎起来,后退踹上了斯内普的手,无意间好像还挠上了斯内普的头发。然后一脸防备地弓起身子盯着斯内普的手,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斯内普没想到小黑猫反应这么大,咳嗽一声想把这件事揭过去,哪那么简单,黑猫仿佛不解恨,又狠狠地挠了两把斯内普,才甩着尾巴钻进了枕头缝里,就这么盯着斯内普。而斯内普自知理亏,只能认命地去拿麦格教授给他的猫薄荷来赔礼道歉。

果然没有一只猫咪能够抵抗得了猫薄荷的诱惑,倔强如小黑猫也是一样,尽管它在枕头后面一动不动半天,斯内普只得把猫薄荷放在它的面前,然后装作自己去忙的模样,这才让小黑猫安下心来,安心地啃几口猫薄荷,然后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斯内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又忍不住伸手撸了一把猫铃铛,可惜小黑猫这次因为刚刚吸食完猫薄荷,整只猫都是懒洋洋的,压根没有精力反抗,只能用低声的吼叫表达自己的不满。

从此之后,斯内普找到了人生新的乐趣,那就是偷袭猫铃铛,倒不是他对猫铃铛有什么特殊追求,只是莫名其妙觉得小黑猫那副闹腾的模样竟然有些可爱,虽然通常结果都是两败俱伤:他的袍子被小猫挠花,而小猫的毛被他摸乱了。

这样的生活斯内普表示很满意。

是夜,斯内普正睡着呢,就被腰上突然的一沉给弄醒了,他警觉地抽出魔杖,还没来得及使用魔法,就被一只柔软的手限制住了动作。他只看到一双翠绿的眼睛在黑暗里格外惹眼。

“猫崽子?“斯内普皱起眉头,只觉得这双眼睛像是自己的猫崽子。

“呵!”少年冷哼一声,“没想到吧,我也是能变成人的!”说完他还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尾巴,一副不满的模样。

斯内普对于这件事倒不是很吃惊,毕竟魔法界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猫咪变成人这种事情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了。只是眼前的少年显然还处于一个少年到青年的过渡期,斯内普不禁头疼,难道自己养的猫都是小巨怪模式的吗?

少年露出恶狠狠的表情,伸手向下摸去:“让你摸我的铃铛,我也要摸你的!”

至于少年到底有没有摸到斯内普的铃铛呢?

谁知道呢。

彩蛋

小黑猫最终得到了一个名字叫做哈利,成为了斯内普教授的小跟班,他才会变成人没多久,并不能够把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随意地收起来,所以也就只能以这幅模样出现在人前,好在小动物们对于哈利也很友好,经常给他送小鱼干来给他解馋,虽然——

“你又抢走了我的小鱼干!“哈利控诉道。他的小鱼干十有八九都被这个男人夺走了,还美名其曰说是为了他的健康,为了他的健康他就要吃小鱼干!

斯内普冷冷一笑,却不料激怒了眼前的少年,他一脚踩上了斯内普的脚背,斯内普一下子睁开了眼。

“鱼干全部没收!”斯内普吼道。

“怎么,做噩梦了?”眼前的青年只是掀了掀眼皮,没什么大反应,甚至还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想没收谁的鱼干?”

斯内普这才发现自己方才,原来只是做了一个梦。

青年打量了一下他的神情,默默用了一个摄神取念,就看到了斯内普刚刚的梦境,他笑道:“原来你对我猫咪的模样想得这么仔细,还想撸我的猫铃铛?”

斯内普难得的红了脸,然后又镇静下来。

哈利放下手里的羽毛笔,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挥了挥魔杖,他的头上也多出了一对黑色的耳朵,还有一条尾巴:“那么,你想不想摸现实里的猫铃铛呢?”

----

之前有个妹子,我不记得在lofter还是在猫爪,说想看哈利完全猫化之后咬教授的鼻子,挠教授的头发之类的,所以就有了这篇。

脑洞产物。

短时间里的最后一篇,之后的一个月估计都在忙着准备我的Assessment了

之后五周,每周都有一个大作业要交

希望我能平安度过第一个学期,嘤嘤嘤!

要是时间够我就再写脑洞,不然就凉了呀QAQ


评论(2)
热度(93)

© 夏祭霏 | Powered by LOFTER